<tr id="otytz"><track id="otytz"></track></tr>

      <noscript id="otytz"></noscript><sup id="otytz"></sup>

      <rp id="otytz"><delect id="otytz"></delect></rp><code id="otytz"></code>

      <menuitem id="otytz"></menuitem>

          黨建網(wǎng) > 黨建好書(shū)
          新媒介語(yǔ)境中重新審視“文學(xué)”范疇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4-03 來(lái)源:光明日報

            新媒介時(shí)代如何看待文學(xué)的出路

            早在改革開(kāi)放伊始,美國學(xué)者阿爾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就被譯介到中國,成為暢銷(xiāo)書(shū)。這部“未來(lái)學(xué)”著(zhù)作當時(shí)斷言,人類(lèi)社會(huì )在經(jīng)歷數千年的農業(yè)浪潮、三百年的工業(yè)浪潮之后,正在加速迎來(lái)第三次信息浪潮。第三次浪潮致力于建設新的信息領(lǐng)域,快速發(fā)展的電子計算機將為無(wú)生命的環(huán)境輸入智慧,從而造就智能環(huán)境。當然前提是要求計算機能“思考難以想象的和以前沒(méi)有想到的事情”。這個(gè)預言在21世紀到來(lái)之際變成現實(shí),人類(lèi)社會(huì )步入了后信息社會(huì )或大數據時(shí)代。借助電子計算機和互聯(lián)網(wǎng),人類(lèi)開(kāi)啟數字化生存模式,也隨之改變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傳播與接受機制,尤其是改變了作者與讀者之間的互動(dòng)交流方式,于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迅速崛起,傳統文學(xué)的生存空間遭遇擠壓。

            置身于建立在互聯(lián)網(wǎng)和虛擬現實(shí)等電子媒介基礎上的新媒介時(shí)代,文學(xué)的出路在哪里?有人說(shuō),出路就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而傳統文學(xué)必將消散。這種二元對立的思路顯然不可取,因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到今天,不但沒(méi)有取代傳統文學(xué),而且還出現了與傳統文學(xué)不斷融合的趨勢。這不僅表現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并不拒絕傳統的紙媒傳播,還表現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也在從“懸想式”寫(xiě)作轉向“在地式”寫(xiě)作,所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現實(shí)主義因素不斷增強,顯示出未來(lái)兩種文學(xué)合流的可能性。問(wèn)題還在于,曾經(jīng)風(fēng)光無(wú)限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如今也面臨短視頻的沖擊,面臨人工智能向整個(gè)文學(xué)家族發(fā)起的挑戰。

            有人對文學(xué)的出路感到憂(yōu)心,不看好文學(xué)在新媒介語(yǔ)境中的前景,懷疑文學(xué)是否有能力持續地與高科技相結合。畢竟相對于影視、音樂(lè )、繪畫(huà)、舞蹈等視聽(tīng)藝術(shù)而言,以語(yǔ)言文字為載體的文學(xué)與高科技的結合更有難度,必然妨礙文學(xué)在新媒介語(yǔ)境下的生存。還有一個(gè)理由也很重要,這就是市場(chǎng)因素。從市場(chǎng)份額來(lái)看,也就是從文學(xué)作品銷(xiāo)量來(lái)看,暢銷(xiāo)的傳統文學(xué)作品并不可觀(guān),至今依舊是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占據著(zhù)各種文學(xué)排行榜的榜首。

           

            讓文學(xué)百花園的大門(mén)永遠敞開(kāi)

            關(guān)于文學(xué)的概念,至今在我國學(xué)界依舊是一個(gè)大問(wèn)題。大眾讀者心目中的文學(xué)概念和學(xué)界的文學(xué)概念存在巨大分歧。比如,新世紀大眾讀者熱捧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學(xué)界就將其排除在文學(xué)理想國之外。再比如,現當代通俗文學(xué)作家作品,包括張恨水的社會(huì )言情小說(shuō)、金庸的新派武俠小說(shuō)等,雖被民間追捧,但學(xué)界的態(tài)度依然模糊。還有明明是賡續中華千年詩(shī)脈的舊體詩(shī)詞,喜好者甚多,《中華詩(shī)詞》雜志的銷(xiāo)量也遠超過(guò)一般的新詩(shī)刊物,但學(xué)界很多人還不肯承認舊體詩(shī)詞是文學(xué)。所謂“正統文學(xué)”的門(mén)檻高不可企,以至于有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者要求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進(jìn)入民間文學(xué),此前也有學(xué)者主張將舊體詩(shī)詞作為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納入民間文學(xué)??梢?jiàn)既有的文學(xué)概念已然僵化,并不斷地做排除法,將新興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傳統的舊體文學(xué)逐一排除在外,以保護現有文學(xué)概念的純潔性。

            倘若我們轉變文學(xué)觀(guān)念,不要固守“純文學(xué)”概念的藩籬,而是回到中國人傳統的“大文學(xué)”或“雜文學(xué)”觀(guān)念,情況恐怕就大不一樣。在新媒介語(yǔ)境下,只有解放文學(xué)觀(guān)念,才能促進(jìn)新興文學(xué)樣式發(fā)展,才能激活民族文學(xué)傳統活力。

            章太炎在《國故論衡·文學(xué)總略》里說(shuō):“文學(xué)者,以有文字著(zhù)于竹帛,故謂之文。論其法式,謂之文學(xué)?!边@是一個(gè)很開(kāi)放的文學(xué)觀(guān)念,凡是以文字為載體的著(zhù)述,都可以納入文學(xué)范疇,所以有文史哲不分家的說(shuō)法,不用擔心應用文不是文學(xué)。在《文心雕龍》中可以看到那么多的文體種類(lèi),完全不像現代人搞的文體“三分法”或“四分法”這么單調、機械和呆板。在現有文學(xué)概念支配下,文學(xué)變得越來(lái)越狹隘,既不能容納新興的文學(xué)樣式,也不能接納傳統的文學(xué)類(lèi)型,讓很多文學(xué)寫(xiě)作者“無(wú)家可歸”,找不到認同感。我們亟待開(kāi)放文學(xué)的“門(mén)戶(hù)”,讓文學(xué)百花園的大門(mén)永遠敞開(kāi),不僅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舊體文學(xué)納入文學(xué)世界,還將影視文學(xué)重新納入其中,不能繼續在新文學(xué)(新詩(shī)、小說(shuō)、散文、話(huà)?。┑奈捏w板塊中畫(huà)地為牢,而是要尋找與新媒介對接的多種路徑。

            如果接納了舊體詩(shī)詞,那么活躍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眾多傳統詩(shī)詞寫(xiě)手和不計其數的受眾就會(huì )作為文學(xué)人群而擴大詩(shī)歌陣容、提升詩(shī)歌人氣。如果將古老而常新的楹聯(lián)也納入文學(xué)家族,那么每當傳統的新春佳節到來(lái)之際,就會(huì )有無(wú)數的文學(xué)人口自然地加入其中。更不用說(shuō),一旦將影視文學(xu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通俗文學(xué)、應用寫(xiě)作等凡是與文字有關(guān)的文藝實(shí)踐都納入文學(xué)范疇,就不會(huì )對文學(xué)在新媒介語(yǔ)境中的價(jià)值與功能憂(yōu)心忡忡。

            事實(shí)上,新媒介時(shí)代的來(lái)臨就如同歷史上任何一次媒介革新一樣,肯定會(huì )給即時(shí)的文學(xué)帶來(lái)巨大沖擊,但絕不會(huì )導致文學(xué)的終結,相反總是給文學(xué)帶來(lái)新的發(fā)展機遇。

            竹簡(jiǎn)帛書(shū)的出現助推先秦文學(xué)的發(fā)展,造紙術(shù)的發(fā)明助推漢代以來(lái)文學(xué)的大發(fā)展,而雕版印刷術(shù)和活字印刷術(shù)的發(fā)明更是全面推動(dòng)唐宋以來(lái)中國文學(xué)的大發(fā)展與大繁榮。隨著(zhù)現代印刷工業(yè)的興起,中國報刊和圖書(shū)出版業(yè)日益繁榮,帶動(dòng)近現代以來(lái)文學(xué)的飛速發(fā)展。但無(wú)論是古代的印刷術(shù)還是現代印刷工業(yè),在大力推動(dòng)文學(xué)發(fā)展的同時(shí),也引起文學(xué)內部的分化,尤其是引發(fā)雅俗文學(xué)的分流。宋元以來(lái),白話(huà)小說(shuō)作為通俗文學(xué)勃興而逐漸取代詩(shī)文的主體地位,這與印刷術(shù)和傳媒業(yè)的不斷發(fā)展分不開(kāi)。進(jìn)入新媒介時(shí)代,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興起同樣被視為通俗文學(xué)在新世紀的新浪潮。

            不難發(fā)現,歷史上所有的媒介革新運動(dòng)都會(huì )將文學(xué)從高高在上的“殿堂”帶到大眾化的民間世界,帶到普通百姓的生活中來(lái)。不僅小說(shuō)的興起是如此,戲劇、電影的興起都是如此。德國學(xué)者本雅明在《機械復制時(shí)代的藝術(shù)》中對古典藝術(shù)的光暈消散痛心疾首,同時(shí)又對電影藝術(shù)推崇備至,因為他斷定電影是一種能更好地為人民大眾精神文化需求服務(wù)的新文藝形式。文學(xué)史上的很多經(jīng)典作品最初也是作為通俗文學(xué)出場(chǎng)的。在新媒介語(yǔ)境中,不能一味陽(yáng)春白雪,雅俗共賞才是文學(xué)的人間正道。

           

            追求真善美是文學(xué)的永恒價(jià)值

            在新媒介語(yǔ)境下,如何看待文學(xué)的價(jià)值和功能?文學(xué)的價(jià)值與功能各有側重,但又相互聯(lián)系。文學(xué)的價(jià)值偏重于精神性,而文學(xué)的功能偏向于實(shí)用性。目前幾乎所有的文學(xué)教科書(shū)都要集中探討文學(xué)的三種審美教育功能,即審美認識功能、審美教誨功能和審美愉悅功能。從中可以發(fā)現文學(xué)的價(jià)值之所在。其實(shí)這三種功能就是關(guān)于文學(xué)真善美的三種表達,這也意味著(zhù)追求真善美是文學(xué)的永恒價(jià)值。即使在新媒介語(yǔ)境中,文學(xué)追求真善美的價(jià)值也不會(huì )有根本的改變。

            所謂求真,就是指文學(xué)追求一種合規律性的表達。無(wú)論人類(lèi)社會(huì )如何變化,文學(xué)家永遠都要將探尋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的規律性放在心中,清醒地把握世界歷史大勢和中國的歷史發(fā)展趨勢,在大歷史和大時(shí)代視野中講述中國故事。在新媒介語(yǔ)境下,我們的生存方式、生活經(jīng)驗和生命體驗都在數字化生存中發(fā)生深刻的變化。要勇敢地描繪數字化生存中工人、農民、知識分子等不同社會(huì )群體的精神心理嬗變,敢于開(kāi)拓新的題材空間,大膽突破固有的思維慣性,敏銳地揭示新媒介語(yǔ)境中不同社會(huì )群體的生存狀態(tài)和精神狀況。在這方面,近年來(lái)興起的科幻文學(xué)熱潮提供了重要啟示。傳統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只有具備高科技眼光和新媒介視野,才能更好地發(fā)揮文學(xué)的審美認識功能,更好地尋找到合規律性的文學(xué)表達。

            所謂揚善,就是指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要在合目的性的表達中做到以“文人之筆,勸善懲惡”。盡管在表達方式和藝術(shù)技巧上有差異,但文學(xué)家絕不能放棄自己的道德價(jià)值立場(chǎng)。不能因為把自己放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或通俗文學(xué)的位置上,就自我降格或精神矮化,而要時(shí)時(shí)刻刻把文學(xué)的審美教誨價(jià)值和功能放在心中,做到以文化人、以德服眾。而那些不注重審美教誨功能和價(jià)值的文學(xué)作品,無(wú)論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影視文學(xué)還是傳統文學(xué),都將被歷史所淘汰,被人民所遺忘。至于那些低俗文學(xué)作品,單純以生理官能滿(mǎn)足和世俗心理宣泄為目標,即使點(diǎn)擊量再高、受眾數再大,也是有百害而無(wú)一利。

            所謂美感,就存在于人類(lèi)認識自然和改造自然的社會(huì )實(shí)踐中,正所謂“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文學(xué)家只有深入社會(huì )生活,到火熱的社會(huì )生活中去發(fā)現生活的真理和人生的真諦、去高揚人性善和人情美,才能達成對美的感知和體驗,才能創(chuàng )造出與內容相匹配的審美形式。

            在新媒介語(yǔ)境中,人們對文藝作品的要求必然更高,文學(xué)作品只有達成深刻的思想內容與完美的藝術(shù)形式的統一,才能讓寄寓文本中的真善美與讀者的心靈同頻共振,由此創(chuàng )造出一個(gè)真善美交融的文本世界,從而抵達真正的藝術(shù)境界。這就要求文學(xué)家廣泛學(xué)習、有效借鑒高科技思維和新媒介手段,讓新媒介語(yǔ)境中的文學(xué)真正體現出新媒介深度融入文學(xué)的特色,從而更好地發(fā)揮文學(xué)在認識社會(huì )、精神引領(lǐng)和審美愉悅上的價(jià)值和功能,讓文學(xué)借助高科技與新媒介的力量繼續永葆青春。

            

           ?。ㄗ髡撸豪钣龃?,系武漢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

          《国产va免费精品观看精品,竹马你想*我吗戚音,嗯啊啊好爽还要好大好粗好硬好紧》- 李易峰电视剧作品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