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otytz"><track id="otytz"></track></tr>

      <noscript id="otytz"></noscript><sup id="otytz"></sup>

      <rp id="otytz"><delect id="otytz"></delect></rp><code id="otytz"></code>

      <menuitem id="otytz"></menuitem>

          黨建網(wǎng) > 黨建好書(shū)
          一切為了人的建設——與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四川省作協(xié)主席阿來(lái)聊互聯(lián)網(wǎng)視聽(tīng)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4-03 來(lái)源:文匯報 

            在成都舉行的第十一屆中國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大會(huì )上,記者與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第十屆全國委員會(huì )副主席、四川省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阿來(lái)相約,聊一聊圍繞文學(xué)和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的雙向奔赴。這位曾以《塵埃落定》《蘑菇圈》獲得茅盾文學(xué)獎、魯迅文學(xué)獎的作家、詩(shī)人、學(xué)者,在談及互聯(lián)網(wǎng)文化的高速發(fā)展,尤其是網(wǎng)絡(luò )上的視聽(tīng)產(chǎn)品爆發(fā)性生長(cháng)之時(shí)鄭重地指出——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產(chǎn)品因其直觀(guān)性,更容易訴諸于感官,而忽略人類(lèi)文化中所蘊含的價(jià)值觀(guān)、倫理觀(guān)、審美觀(guān)。他認為,流行的消費文化也可以或應該盡量張揚與保持住基本的倫理與審美水準??偠灾?,一切文化,都應有助于人,讓人類(lèi)趨向高尚精神,趨向雅正審美。

            記者:您在上個(gè)世紀九十年代末曾向許多人推薦過(guò)《數字化生存》這本書(shū),如今“數字化生存”的新時(shí)代真的來(lái)臨了,回想我們曾經(jīng)歷過(guò)多少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與交互方式的迭代,您有什么樣的切身感受?

            阿來(lái):我至今記得讀到《數字化生存》時(shí)的無(wú)比興奮,里頭有一段話(huà):“比特的特點(diǎn)——1、沒(méi)有重量,易于復制,可以以極快的速度傳播;2、它傳播時(shí),時(shí)空障礙完全消失;3、比特可以由無(wú)限的人使用,使用的人越多,其價(jià)值就越高?!蹦鞘莻€(gè)人計算機和互聯(lián)網(wǎng)初級版的時(shí)代。當時(shí)我專(zhuān)門(mén)派人去書(shū)店買(mǎi)來(lái)好幾十本,發(fā)給我當時(shí)主持的《科幻世界》雜志的員工。

            轉眼三十多年,想想我們經(jīng)歷了多少變化——只說(shuō)有關(guān)文化的生產(chǎn)與交互:BBS、博客、微博、QQ、微信、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網(wǎng)劇、短視頻、游戲、自動(dòng)寫(xiě)作、自動(dòng)的圖像生成。在今年的全國政協(xié)會(huì )上,我遇到一個(gè)AI研究的頂級專(zhuān)家,向他討教帶情節的影音生成。他信心滿(mǎn)滿(mǎn),說(shuō)已經(jīng)開(kāi)始實(shí)現了,幾秒,幾十秒,只是要更長(cháng)的話(huà),算法沒(méi)有問(wèn)題,要解決的只是算力,也就是說(shuō),要能夠運行更大數據的機器,他還開(kāi)玩笑說(shuō):“就是非常非常費電?!?/p>

            記者:這次大會(huì )的背景,當然也是因為當下AI技術(shù)取得突破性進(jìn)展,為文化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特別是影音制作提供了更快捷的手段。這必然對作為產(chǎn)業(yè)的文化發(fā)展提供難以估量的可能性。毫無(wú)疑問(wèn),基于成熟的5G互聯(lián)網(wǎng)數據通道,基于初試啼聲的AI算法,線(xiàn)上文化消費品的提供,包括視聽(tīng)產(chǎn)品在內,又迎來(lái)了一個(gè)手段不斷創(chuàng )新、情景生成越來(lái)越豐富,而且越來(lái)越快速的強勁風(fēng)口。面對創(chuàng )意、技術(shù)、資本緊密結合的,高度適應互聯(lián)網(wǎng)的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高潮正在到來(lái),您覺(jué)得我們做好準備了嗎?

            阿來(lái):好風(fēng)憑借力,送我上青云。確實(shí),互聯(lián)網(wǎng)已經(jīng)徹底全面改造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我一點(diǎn)也不抗拒。

            但在文化消費方面,心里也有一些疑問(wèn)。比如,都是互聯(lián)網(wǎng)上的文化產(chǎn)品,為什么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越寫(xiě)越長(cháng),動(dòng)輒以千萬(wàn)字來(lái)計數,而音視頻流行的前提卻得越來(lái)越短。在這一點(diǎn)上,我不太熱愛(ài)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不是好不好的問(wèn)題,一想到那樣漫長(cháng),就想不通在這個(gè)一切都越來(lái)越快的時(shí)代,為什么還有人有那么多時(shí)間舉著(zhù)手機躺平在沙發(fā)上。但圖像與聲音構成的短視頻就不一樣了,在手機上一刷它們,我就會(huì )失去時(shí)間概念。我發(fā)現,自己和身邊的人,和世界上許許多多的人一樣,行為方式,正在被互聯(lián)網(wǎng)上的文化產(chǎn)品悄然改變。

            前些天,遇到一個(gè)拍電視劇的文化公司老板,以前一個(gè)劇本搞三年。那天突然一臉興奮,說(shuō)我要給你弄一個(gè)工作室,搞網(wǎng)劇,一集二十分鐘,或者十分鐘五分鐘。投資一個(gè)棚,你的工作室就在棚里,一上午整兩集,下午就在棚里開(kāi)拍,現場(chǎng)剪輯,迅速上傳。我沒(méi)干。老板朋友說(shuō)曉不曉得有多少網(wǎng)劇走紅,賺的錢(qián)多到……算了,拿紙質(zhì)書(shū)籍那點(diǎn)版稅限制了你對財富的想象力。

            記者:在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這些適應與不適應,或多或少證明我們其實(shí)處于一個(gè)有些尷尬的境地?

            阿來(lái):確實(shí)有點(diǎn)尷尬,有點(diǎn)矛盾。

            通常,我們認為文化是慢的,文化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也是慢的。因為我們文化發(fā)源是從漫長(cháng)的農業(yè)時(shí)代,發(fā)展是在工業(yè)時(shí)代。那時(shí)的文藝形式,可以慢慢醞釀,積累經(jīng)驗,日趨完美,并形成理論。但今天,技術(shù)進(jìn)步神速,太慢就趕不上趟了。于是,快與慢就構成了一對矛盾。

            自互聯(lián)網(wǎng)誕生以來(lái),交換信息、發(fā)布產(chǎn)品的工具與方式,迅速就出現,立馬就風(fēng)行。然后,迅速迭代,更多更快。當我養成博客寫(xiě)作的習慣時(shí),平臺卻關(guān)閉了,變成了140字的微博。我又和大家一起改寫(xiě)微博,一兩年時(shí)間,也有了幾百萬(wàn)粉絲,但我所期待的深度的交流并沒(méi)有發(fā)生,我個(gè)人似乎也并未因為這種寫(xiě)作而得到提升。線(xiàn)上的粉絲與線(xiàn)下的紙質(zhì)書(shū)的讀者似乎也大不相同。我不知道他們要什么。我猜很多時(shí)候,他們也不太知道自己要什么。這些困惑剛剛發(fā)生,微博時(shí)代又迅速過(guò)去了。前幾年,短視頻來(lái)了。我刷它們,往往是在靈感枯寂的時(shí)候,看眾生表演。耗費了大把時(shí)間之后,我發(fā)現,靈感并未被激發(fā),內心反而愈加空洞。自己正在變成詩(shī)人艾略特所說(shuō)的那種空心人,內心雜念叢生。

            記者:如今您也參與到短視頻甚至直播等互聯(lián)網(wǎng)最熱的內容生產(chǎn)方式中來(lái)了。成都著(zhù)名的阿來(lái)書(shū)房主辦的中國古典詩(shī)歌的公益講座,粉絲眾多,相關(guān)短視頻的流量很不錯。線(xiàn)上與線(xiàn)下的觀(guān)眾帶給您的觀(guān)感應該有些不同吧?

            阿來(lái):詩(shī)歌講座兩周一次。我用二十講講杜甫成都詩(shī),現在開(kāi)講岑參的蜀中詩(shī),之后再講陸游蜀中詩(shī),每一講直播時(shí)都有兩三百萬(wàn)聽(tīng)眾。兩小時(shí)的講座,再由專(zhuān)業(yè)人士剪輯成一兩分鐘、兩三分鐘的短視頻,確實(shí)看的人很多,App不斷漲粉。

            但我也相當困惑,我是要線(xiàn)上的眾多粉絲,還是要線(xiàn)下聽(tīng)滿(mǎn)兩小時(shí)的那些數目只以百為計量單位的聽(tīng)眾??jì)上啾容^,我更喜歡誰(shuí)?這是真正的文化傳播,還是只是一種看起來(lái)較為風(fēng)雅的消遣?這些聽(tīng)眾或粉絲來(lái)到這里,是出于真正的知識渴求,自我建設,還是別的什么動(dòng)機,再或者,連動(dòng)機都沒(méi)有,只是一種虛幻空間中不由自主的漂???

            記者:新的文化產(chǎn)品與其受眾的關(guān)系和傳統的在書(shū)房里讀書(shū)的讀者,在劇場(chǎng)里看劇的觀(guān)眾,和一個(gè)在地鐵上、在餐館里刷手機的人有什么樣的異同——這確實(shí)是接受美學(xué)必須面臨的新題目。今天互聯(lián)網(wǎng)產(chǎn)品迭代太快,似乎我們很容易獲得信息,享受快樂(lè ),但這太容易背后,有什么樣的問(wèn)題嗎?

            阿來(lái):理論上說(shuō),在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今天一個(gè)人得到的信息比一個(gè)工業(yè)時(shí)代和前工業(yè)時(shí)代的人,比過(guò)去一個(gè)朝代幾百年中幾十代人得到的信息總和還多。但是,他們卻不能像前人一樣從容而理性地處理這些信息。原因當然是瘋狂吞咽這些信息時(shí),已失去了提高思辨能力的時(shí)間與空間。信息過(guò)載,大腦的存儲空間有限,判斷整理的算力更加有限。

            赫拉利寫(xiě)的《人類(lèi)簡(jiǎn)史》中說(shuō),現代文明體制,最重要的承諾就是增加人的福祉,使人幸??鞓?lè )。這位作家說(shuō),這種承諾背后有一項基本生物學(xué)假設:“快樂(lè )等于快感”??鞓?lè )就是身體感覺(jué)到快感。因為我們的生化機制限制了這些快感的程度和時(shí)間,唯一能夠讓人長(cháng)時(shí)間、高強度感受到快樂(lè )的方法,就是操縱這個(gè)生化機制。這個(gè)原則放在物質(zhì)生產(chǎn)領(lǐng)域,當然是沒(méi)有問(wèn)題的。但文化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需要同時(shí)把人看成一種情感與靈魂的存在,一種會(huì )思想的個(gè)體與整體——看到個(gè)體,是因為產(chǎn)品需要考慮文化傳統與水平的差異;心懷整體,是任何產(chǎn)品的制作不能只考慮娛樂(lè )的功能——不是對現實(shí)的逃避,而是對現實(shí)的深入。

            記者:所以,您對互聯(lián)網(wǎng)視聽(tīng)行業(yè)的創(chuàng )作者有什么樣的期盼呢?

            阿來(lái):我是有一個(gè)希望,希望互聯(lián)網(wǎng)上的內容提供者,無(wú)論是公司、還是個(gè)人,在生產(chǎn)產(chǎn)品、上傳產(chǎn)品時(shí),保持一分警醒。注意使我們提供的文化產(chǎn)品,是教養,而不是喂養。保持對人的精神性需求有基本的尊重與理解,滿(mǎn)足人娛樂(lè )的欲望之外,還是要有益于人情感的美好與精神的強健。網(wǎng)絡(luò )上的視聽(tīng)產(chǎn)品,因為其直觀(guān)性,更容易訴諸于感官,而忽略人類(lèi)文化中所蘊含的價(jià)值觀(guān)、倫理觀(guān)、審美觀(guān)。而流行的消費文化也可以盡量張揚與保持住基本的倫理與審美水準。

            總而言之,一切文化,都應有助于人,讓人類(lèi)趨向高尚精神,趨向雅正審美,有助于人的自覺(jué)與身心的雙重健康。一切文化,都應有利于人的自我教育與建設,都應有利于人類(lèi)這種萬(wàn)物之靈的繼續進(jìn)化。(作者:邢曉芳)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

          《国产va免费精品观看精品,竹马你想*我吗戚音,嗯啊啊好爽还要好大好粗好硬好紧》- 李易峰电视剧作品有限公司